相关文章

成都市锦江区:“老”院落里的“新”自治

来源网址:

  新华网成都2月24日电(记者刘海)清扫无专人、治安无保障、活动无场所、党员无归属,这些曾是成都众多楼龄在20年左右老院落的真实写照。而如今,在成都锦江区,一些老院落通过政府投入,改建了一批休闲活动场所,住户还组建院委会,实现自定公约、自主管理。“新”自治下的“老”院落又焕发出活力。

  家住成都中心城区铛钯街75号院的宋泳娟大妈今年已经59岁了,自上世纪80年代职工楼建成以来就居住在这里,地处黄金地段曾让她引以为自豪。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,随着企业破产改制,职工楼被买断交与社会管理。一时间,卫生、治安等院落管理问题开始显现。住户不得不自己值守、自己打扫,但没有保障,仅凭自觉,难以长期维持,下水道一堵好几天也没人过问,院落住户搬的搬、走的走。看着院落一天天没落,宋大妈心里很不是滋味,她告诉记者:“没有人负责,大家都睁只眼闭只眼。自行车乱停乱放,垃圾乱扔,从大门走到楼梯口,都要绕着走。亲戚朋友来串个门,自己都觉得不好意思。”

  去年底,锦江区开始在类似于铛钯街75号院的老院落推行“院落自治”,建组织、搭平台、立公约、搞活动是实现其自治的主要方式。宋大妈和几位住得久、人头熟的热心人成了院落自治组织――院委会的成员。

  院委会成立初期,他们首要工作是收集民意、制定公约,物管费交多少、停车费怎么收、保安保洁请几个人等都要挨家挨户征求意见。过去有关物管费、院落维修、收支透明等棘手问题在众议之下迎刃而解。

  房屋年代久远,电线、下水道经常出问题,大家决定维修费用统一由停车费、公房租金归入的公益金来支出;每户每月5元钱物管,用于雇用保安、保洁,不足的由公益金支出;部分花台占用了过道,影响通行,大家同意拆除;大家建议,每个月初,院委会向全体住户公示上月收入和支出。住户刘星辉告诉记者:“都是自己人管理自己的事,有人情味,能沟通。”

  制定了公约、落实了保安,明确了保洁,加上政府投入进行外墙改造、内部功能房的建设,院落面貌一新。如今的铛钯街75号院,租用的几间房屋经过改造,成了院落活动用房已交付院委会管理,健身锻炼的、打牌娱乐的、看书读报的,都能找到合适的去处,还有间屋子专门辟出了一块地方,供幼儿园放学的孩子回来玩耍。从老人到小孩,其乐融融。

  看着院落一天一个样,宋大妈告诉记者:“公约上其实都是我们作为公民应该有的公德。大家只要有了自治的意识,把大院当自家,就懂得珍惜。”

  目前,在成都市锦江区,以“党组织、自治组织、服务平台、居民公约、自治活动”等为基础,以议事堂、社区书屋、长者空间等为平台的院落自治模式已经全面铺开。

  锦江区委书记周思源说:“通过院落自治提高改善的不仅仅是居民的生活质量,更是他们的民主意识。他们更主动地去发现问题,并和院委会一起寻找解决办法,这样一来,院落这个社会细胞和谐了,社会管理的基层基础就能得到夯实。”